如果可以 我只想告訴你快樂的事
突然在電影結尾看到他的名字,尋到了他的 blog,留了話。 
那時才剛任教,那麼年輕的時候帶的學生。而今,課堂上坐著的還是差不多年紀的小夥子,但那臺上的眼看就要花白了頭髮。
 
和他曾小通過一段時間的電郵,知道他還在念書呢就入了行。後來,收到他打理的第一張專輯。
 
然後又過了很久,竟然在從陽明山下山的公車上偶遇。
 
這次在電影結尾,又是一次偶遇。從 blog 上知道他仍活得旺盛,真好。
 
a left hander

AstroDuc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