康乃馨
母親節前夕,參加了一場追思禮拜。是教會的一位慈藹和氣的媽媽。從小就和他們家是同一個社區的鄰居,不過他們家的小孩比我們大一輪,沒有玩在一起,也就沒有什麼往來。前一陣子,一場在家門前發生的車禍,讓她元氣大傷,之後就搬了家,大概是和兒女同住吧。
 
然後就聽說她罹癌,末期了,無法積極治療,住進安寧病房,三個月不到就過世。
 
家祭過了,也火化安葬了,禮拜氣氛莊重但平淡,可說四平八穩。親屬和教會淵源淺短,從傳道人的追述可知交往有限,第三代代表上臺追憶行誼簡短厄要。對這位顯然是好得不得了的媽媽本來就認識不多,也沒有在追思的過程中多認識些什麼。
 
也許真正的情感和追憶並不會在這樣的場合迸現吧,或著也許是我心有旁鶩、感覺遲頓。在母親節的前夕,我像個陌生人般離去,愴然若失,車窗外的世界則仍如常運轉。

AstroDuc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